首页 > 历史军事 > 抗战之关山重重 > 第178章 学会铁石心肠(一)

第178章 学会铁石心肠(一)(1/2)

目录

老家贼,老家鸟儿,老家屁,这都是东北人对老麻雀的称呼。

老家屁是说麻雀总会叽叽喳喳的叫。

老家鸟儿是说老麻雀比小麻雀年长。

而最有意思的则是说老家贼,那是形容老麻雀比小麻雀要奸要狡猾要有心眼儿。

一般有人类居住的地方就有麻雀,麻雀在与人类的相处过程中也学会了趋利避害。

东北人家,尤其是小孩子在捕捉冬天里的麻雀时,都是用小棍支起一个筛子,小棍上再系一根绳子,人则是手中攥着绳子在不远处躲着。

那筛子下面撒了大米、草籽儿,小麦等吃的。

冬天里麻雀找不到食物,自然就会跑到那下面去吃。

只是老麻雀边吃那还是边警惕着的,当你拽掉下面的木棍筛子往下扣的一刹那,老麻雀就会在筛子扣下的刹那飞出去。

那老麻雀压根就不往筛子中间去,它只在边上啄食。

这就是老麻雀对危险的一种防范,所以被称之为老家贼。

而老家贼这个称呼用到人身上时,自然是形容经阅历丰富的那些人。

当然了,这个称呼既谈不上贬义,也谈不上褒义。

而当商震和杜满就趴在那山顶的边缘往下看后不久,他便体会到了,王老帽就是一只老家贼!

山下日军对东北军的残兵溃卒的追杀并没有结束,虽然山下的山谷中也有山石,可是由于他们现在是在制高点上看的,就相对要清楚许多,而商震在随着杜满观察山下的情况时,就成为了一个旁观者。

本来是一名战士,现在却成了一名旁观者,这种滋味绝不好受。

这种情况又象在看一部戏,那戏中的事与每个中国人都切身相关,你说我就是一个旁观者,说我就是观众我就是不入戏,这现实吗?

而人家王老帽就躲了,人家不当这个观众人家也不需要入这个戏。

那你说,人家不就是个老家贼呢?

商震没办法了,他也只能在这里挺着。

已是下午四点多钟,冬天的太阳早已西斜,没有了一点温度,大山在夕阳下脱出长长的影子,显得是那么的阴冷,便如此刻一些注定无法逃脱日军追杀的东北军的心情,便如作为一个“旁观者”的商震的心情。

远处依旧有东北军溃兵奔跑的灰色的身影,而日军则已在进行最后的搜索了。

很显然,日军并没有老老实实的在后追击,正如商震他们先前所进行的战斗一样,日军派出了小队兵力对溃兵进行阻杀。

为了观察的更清楚,商震使用了望远镜,以现在他的位置那望远镜自然不会对着夕阳产生出反光,他也就不怕被日军发现。

虽然说望远镜在视野上有限制,但是面对特定的点就变得清晰起来。

商震看到两名东北军士兵拿着枪哈着腰在雪野上匆匆的跑步,而这时在那稀落的枪声中商震便看到其中一名士兵便扑倒在地,不用问那是中枪了,而另外一名士兵则借着地面岩石的掩护躲了开去。

商震向那名中弹的士兵仔细望去,日军的那一枪也只是打伤了他那名士兵,正在地上翻滚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