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验尸官 > 第1824章 蛛丝马迹

第1824章 蛛丝马迹(1/2)

目录

不过,厢房也是三间屋,最外那一间是一个小厨房。

说是厨房也没有那么齐备,只是里头有泥炉,和简单的一些水壶之类,估计烧水啊,熬个粥还是行的。

第二间是一间小厅。

可也不是寻常的客厅,而是供奉了一个神龛。

神龛里并无神牌,但供果和香烛还在。

底下还有蒲团,蒲团用的日子久了,已经不那么平整,依稀可见两个跪出来的凹陷痕迹。

可想而知,应该是有人常年累月的在这里供奉,跪拜,虔诚祈祷。

除了神龛之外,也就只有一张桌案。桌案上摆了一些盆盆罐罐,也不知是拿来做什么的。

这一间屋子再往里去,才是内室。

里头是一张胡床,胡床上被褥凌乱,还有人睡过的痕迹。

付拾一一眼看过去,就在被褥上看见了血迹。

星星点点的,不是喷溅上去的,更像是沾染上去的。

比如,人身上有出血点,然后被褥盖上去,瞬间被褥就被血沾上。

付拾一上前去,仔细看了看,就发现一个怪异的现象:这些血点子,都是在脚部位置。上半身位置没有沾染上。

而且,这些血点子看上去有新有旧,旧的已经呈现出一种黑褐色,但新鲜的,依旧能看出血液的红。

付拾一用手摸了摸,发现血迹已经干了。

但她依旧判断:“血迹最新的,估计就是今天早上或者昨天夜里弄上去的。不会太久。”

转头,付拾一又问钟约寒他们几个:“看见这些血点子,你们想到了什么?”

翟升脱口而出:“女尸脚上的伤!”

钟约寒和徐双鱼也是纷纷点头。

就连付拾一,其实也想到的是这个。

这些血点子,和女尸脚上的伤口,竟然重合了。

可是女尸死亡时间,在十天以前。

但血迹却很新鲜。

付拾一面色凝重:“这说明,有人可能遭受了和女尸一样的待遇。这种折磨,在重蹈覆辙。”

说完这话,付拾一指了指床头上的两根木头柱子:“看到这里了没有?木头上,有明显的摩擦痕迹。”

众人登时看过去,果不其然在木头上,发现了明显的不同。有二指宽的地方,是磨得油光锃亮的,颜色都比较新一些。

钟约寒若有所思:“是绑过东西?被麻绳磨的?”

李长博站在原地,看着那两根木头,淡淡出声:“是将人手固定用的,绑上绳子之后,人可能会挣扎,挣扎过程中,这一块麻绳就会动。”

来回摩擦之下,就会出现现在这种情况。

不奇怪,很好猜。

但是想到是怎么造成的,就会让人忍不住心生愤怒:为何要将人绑住呢?

付拾一想起了女尸手腕上的捆绑造成的淤青,于是提出来:“女尸手腕上的伤,这一情形符合。或许说明,这就是女尸被捆绑的地方。”

“她叫什么名字?”付拾一终于想起来问了一句。

李长博轻声答:“桑若云。”

付拾一“咦”了一声:“这个姓氏还挺少见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