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我在动漫里捡尸体 > 078、劝说

078、劝说(1/1)

目录

念气的波动与交手声越来越远,库洛洛明显是在有意拉开和秦之间的距离,似乎和西索相比,秦带给他的威胁更加可怕。

秦的白眼视野也是有限制的,如果超出范围,他也不可能看到两人接下来的动向。

时间缓缓流逝,半个小时后,西索从附近一处大楼顶端跳下,去而复返,落在了面前。

“跑掉了?”秦看着他手里拿着的一条胳膊,轻笑着。

“最终…还是没能杀得了他,他从一开始就在计划最终的结果,虽然我已经预料到了……”西索有些索然无味的扔掉了断手。

“别忘了你我之间的约定,我不插手你的战斗,今后,你也要确保希尔家族不会受到蜘蛛的威胁。如果,我的亲人有谁出了事,咱俩的约定自动作废,我就当你没完成。”秦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从石头上站了起来,“为了你一时的兴趣,我可是放掉了一个将来有可能成为隐患的大麻烦,虽然…蜘蛛对我而言,已经谈不上危险了。”

“呵呵呵呵…”

西索一阵邪笑,耸着肩膀:“安心好了,我会将蜘蛛的人杀干净的,库洛洛跑不了!怎么说,没有你的话,我也不可能这么快的与他交手,你也算完成了我的愿望…我自然会履行事先的约定。不过…在我看来,他已经没有勇气再向你复仇了吧?”

“也许吧。”秦看了看他血流不止的腹部,还有苍白的脸色,提醒道:“你还是让那个女人出手救治一下你吧,感觉快要死掉的样子…她应该也恢复行动了,不过,她对你的恨意应该不比我少!”

说完,秦就率先转身离开了,只留给西索一个背影。

他话里所指的女人,正是远处依然趴在地上动不了的玛奇。

“库洛洛…虽然我对他还抱有一定的期待,但是总感觉没了之前的迫切,而你……”

西索注视着远去的秦,殷红的眼眸亮了起来。

……

在返回友客鑫的途中,秦遇到了前去追击飞坦和小滴的部队,金瞳也从天上拍翅而下。

“又有变故了吗?不过…也算在我的意料之内。”金瞳落地后,身上的翎羽明显凌乱了些许,还有血迹和刀口,精神气也有些萎靡,秦见状,心中自然明白了什么。

远处,希尔家的念能力者靠了过来,为首一人低头,恭声道:“抱歉少爷,只抓到这一个。这个飞坦在临死前,护着那个叫小滴的女人逃走了。”他的手上,提着的,正是飞坦遍体鳞伤的尸骸。

“伤亡情况?”

“咱们这边死了四个伙伴,金瞳也受了一些伤,另外,武装部队也死了一些。”

“知道了。”秦轻声应着。

看来,作为旅团的战斗成员,飞坦临死之前应该是有所爆发,即便施展不了念能力的招式,他的基本功还是远超寻常人。

只不过,之前酣战了这么久,念气有所消耗,也受了一些伤,最重要的是,他面对的是来自黑暗大陆的魔兽金瞳,即便单从念能力的水平上看,金瞳还远达不到蜘蛛的层次,但它的肉体力量太恐怖了,这一点从嵌合蚁的身上就不难看出。

这样一来,蜘蛛就剩下库洛洛、玛奇和小滴三个人了。

“去刚刚的战场把枭救出来,他还没死……”吩咐了一声后,秦便跳到了金瞳的背上,先一步消失在夜幕之上。

枭本来是要遭受飞坦的严刑毒打,只是因为希尔家对旅团基地的突袭,使得他侥幸活了下来。

“是!”

天空中,秦盘坐在金瞳的背上,吹着呼啸而来的冷风,接起了电话。

“怎么样?”电话那头,传来了大哥希尔布雷的声音。

“几乎都死了,还有几个漏网之鱼,不过不用在意,会有人清理掉蜘蛛的残党。”

“我刚刚得到消息,十老头死了……”

“重新再从几个家族中扶人上位就好了,没什么影响。”秦微微一笑。

十老头的死提前了,这显然也是因为他的出现,所引发的。

不用想,应该就是伊路米干的。

“你不回来吗?”

“我这边去见一个朋友。”秦回头望了一眼身后摆着的一堆尸体,笑着挂了电话,接着又拨通了一个陌生的号码。

他将今晚旅团死掉的成员尸体全部带走了,堆积在了金瞳身上。

富兰克林、派克诺坦、侠客、信长、飞坦、芬克斯,一共六具尸体。

“是酷拉皮卡吗?我是秦…嗯…是雷欧力告诉我你的电话号码,你现在应该在友客鑫吧?有时间吗?我想和你见一见。”

“嗯…没时间吗?是在想着怎么处理窝金?”

“哈哈,不要这么惊讶,我去给你送一份大礼,你肯定会喜欢的!”

“好的,我马上到!”

稍许,放下手机,秦望着蜘蛛成员的尸体,一声轻叹:“自己要是赏金猎人的话就好了…怎么说,也算是一笔不小的功绩。”

……

另一头,窝金整个人被锁链捆住,五花大绑的被放在了酒店地下室的一张铁床上。

“我有个朋友要来,先出去一趟。”酷拉皮卡对旋律几人说了一句,便表情凝重的离开。

刚刚抓到一个蜘蛛,他的心绪尚未平稳下来,更不晓得秦怎么会找上自己。

不过,他已经猜想到了一部分秦的身份,因为翁妮的关系,他所在的家族得以攀上十老头那种层次的人物,继而也知晓了希尔家族。

再加上雷欧力离开希尔家后,曾和他通过话。

虽然说得很隐晦,但以他的思维,很容易就察觉到了。

酒店外,酷拉皮卡仰首望着一头庞然大物的飞禽从天而降,吹起猛烈的气流…周围的路人都慌张的避让开来,好奇的望向金瞳这种少见的生物。

“秦先生。”酷拉皮卡很有礼貌的点着头。

秦坐在金瞳背上,没有下来,直接甩手将六具尸体扔到了前者面前,“六个蜘蛛。”

酷拉皮卡瞳孔一缩,火红眼顿时浮现,神色震惊,大脑有些停滞。

“目前还有三个跑掉了,分别是库洛洛、玛奇和小滴,算上之前死在我手上的库吡和剥落列夫,这是旅团目前仅存的人员了…我会让人将他们的资料发给你,西索应该也有和你联系吧?”

“嗯。”酷拉皮卡表情激动,看向秦的目光,更带着一抹感恩。

在他看来,秦主动找他,自然是知道了窟卢塔族的命运,是有意在帮他。

所以,他很感激。

虽说今晚的大战,是秦和旅团之间的过节,但秦不介意顺水推舟的做个人情。

秦之所以放过库洛洛和玛奇,对小滴更是不上心,除了与西索的约定外,另一方面就是酷拉皮卡,这是一个发誓要将蜘蛛杀个干净的潜力股!

总不能把人家的活儿给抢没了不是……

还有一点,秦其实也是很小心眼的…他要是记得没错,之前自己曾被西索阴过几次,现在回敬一下,如果酷拉皮卡杀了玛奇,或是先一步找到库洛洛,那就有意思了……

“窝金在你这里吧?”

“嗯。”

“我就不见他了,劳烦你杀了他后,把尸体带过来。”

秦轻声一笑:“他已经没有了榨取情报的价值,另外你也不要想着让他忏悔或是向你道歉…旅团的人都是一群性格有缺陷的家伙,或者说是没有人情味儿。对待他,不用心软,想一想你那些死去的同胞……”

话落,秦拍着帽子,哑然一笑:“以你的性格,估计不会听,肯定会想着从窝金的嘴里听到一些歉意或是能让你灵魂有所救赎的话语,放弃吧…不要欺骗自己了,你的性格如果不有所改变,痛苦的就只有自己,你的同胞应该也不希望看到你以这种方式活下去,他们已经死了,这是现实。”

酷拉皮卡没有应声,而是闭上了双眼,对着秦深深的鞠了一躬,然后转身进了酒店。

“真是执拗,我就知道。”

秦一声轻叹,看来他这番话白说了。

“至少,要杀窝金,你别亲自动手!反正都是死,谁杀都一样…也许你亲自杀了他,是会完成一部分的使命感。但实际上,窝金是你抓到的,在他被抓的一瞬间,就已经被判了死刑,你已经是首功了,就不要在乎什么形式主义了!”秦还是忍不住对着前者喊了一句。

酷拉皮卡闻声脚步微微一停,旋即继续迈进。

半晌,等了很长时间,酷拉皮卡等人才鱼贯而出。

看着像是泄了精气般的酷拉皮卡,以及他那五味陈杂的脸庞,还有杀气未消的眼神,秦就晓得,这家伙一定是和窝金浪费了不少口水。

至于窝金的尸体,则被诺斯拉家族护卫队的队长,达佐孽扛在了肩上。

目录
返回顶部